资讯动态
最近更新
新疆为何要开设教育培训中心?这篇重磅文章告诉你
发布时间:2018-10-26   来源:全国工商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   浏览次数:1199

新疆的教育培训中心里的学员之前经历过什么?去极端化给他们带来了哪些改变?22日,环环(ID:huanqiu-com)来到位于南疆的喀什市,在采访喀什市职业教育培训中心学员、走访街市过程中能明显感觉,对比南疆地区过去宗教氛围浓厚的状况,去极端化让所有人对未来充满期待。“正气上升,邪气下降”,这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对新疆社会环境发生明显变化的精准点评。

学员自述“参加境外恐怖组织训练营”经历:愿警示更多人

培训中心教学区走廊上有学员自办的报纸,内容涉及培训中心生活的点滴,以及学员对被极端主义思想毒害的过往的反思。浏览中,环环(ID:huanqiu-com)注意到一位名叫居来提•努尔买买提的学员的自述,上世纪90年代末,居来提曾因在境外参加恐怖组织训练营而被判刑,出狱后,他再次感染并传播宗教极端思想。经培训中心的教育,才彻底扭转了思想。

站在环环(ID:huanqiu-com)面前的居来提与他在回忆中萎靡诡异的形象相比判若两人。“希望我的故事能警示更多被极端思想毒害的人。”居来提一口纯正普通话,看样子,他不排斥谈起过往。

22日,乃则尔巴格乡前进村的阿布都內比·阿不都热西提一家在家门前合影

居来提1968年出生在喀什,父母在南疆最大的运输单位工作,都是知识分子。“我的家境很好,在单位大院长大,里面住着汉族、维吾尔族、乌兹别克族等好几个民族的邻居。那个时候大家相处很好,根本不谈什么民族之别。过年的时候汉族人挨家挨户发馓子(一种油炸食品),我们也挨家挨户拜年,进门主人就给抓一把糖。”居来提说,自己成绩不错,很喜欢打乒乓球,还因此被特招进喀什师范学院(喀什大学的前身)。“可以说,那时候的我春风得意。”谈到这里,居来提脸上露出自豪的神色。

22日,乃则尔巴格乡前进村的阿布都內比·阿不都热西提一家在接受采访

毕业后,居来提被分配到父母的单位子弟学校工作。那时正是90年代,新疆很多人都“下海”去境外做生意,居来提也想出去闯一闯,便去了吉尔吉斯斯坦摆地摊,赚了一点钱以后,就没有再踏实做生意,而是到处转找机会。“眼高手低。”他这么评价当时的自己。这时,一个从乌鲁木齐来的名叫阿布都•卡迪尔的人告诉居来提,只要交3000美金,就能带他到塞浦路斯做生意,并称那里“到处是商机”。但在土耳其中转时,居来提被告知“想去塞浦路斯,需要再交7000美金。”他知道自己被骗,就决定留在土耳其碰碰运气。

这个时候,将居来提推入深渊的人出现了,一个名叫吐尔逊的人先是跟居来提套近乎,混熟后,就开始向他传播极端思想和分裂思想。“说什么‘维吾尔人天生就是穆斯林’、‘新疆是维吾尔人的地方,原来有一块馕,汉人来了只能给维吾尔人四分之一’之类的胡话!”居来提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继续说道:“可惜那时候我信了。比如我以前从来不做乃玛孜(礼拜),但遇到吐尔逊等人以后,如果我不做,大家就慢慢孤立你,在这种氛围里你潜移默化地就被感染。”

不久,吐尔逊跟居来提说,要带他去巴基斯坦做一笔“大生意”,居来提深信他,再加上想赚大钱,就答应了。临出发时,领头的告诉他们“你们的信息都掌握的一清二楚,如果你们想背叛,就是死路一条。”居来提说,在车上他们还被要求取一个假名字。

他们的目的地是某国境内的一座高山。“山顶上二三百米一个帐篷,里边有世界各地来的人,有亚洲人、也有黑人,谁也不认识谁。”居来提还记得看到一面旗帜,上面文字的意思大致是“神的军队”。接下来,他们被要求天天练习枪支使用、制爆技术、暗杀格斗,并被告知“要按照神的旨意来杀异教徒。”居来提说,那时在山上只能天天吃豆子,这些豆子由人白天在山下买好并藏到指定位置,夜里再派人偷偷摸摸下山背回来。

居来提回忆,三个月后的一天,训练营地来了一个人,据说此人就是这个训练营资金的提供者,他来这里,是要看看资金用到了什么地方。“他来了以后没几天,营地的人就陆陆续续被派走了,谁也不知道别人去了什么地方。”

居来提被要求回到土耳其,“又过了一个月,他们让我宣誓效忠‘东突解放组织’,并让我回中国‘等待任务’。”回国不久,居来提就被公安机关抓获,并被判刑七年。谈起出狱后的生活,居来提脸上早已没有回忆儿时生活的骄傲,“亲人离我而去,生活很灰暗,只剩下抱怨,每天就祈祷神灵能够给我财富和地位,可是神灵始终没有给我这些。”后来,居来提因传播宗教极端思想而到培训中心学校。居来提说,在政府的关怀下,他来到培训中心接受教育,极端思想才被消除,“幸亏我当年及时接受了法律的制裁,后来又到中心学习,不然,我真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更严重的犯罪行为,后果不堪设想。现在我意识到,自己之所以犯下错误,深层次原因就是没有抵御宗教极端主义思想的毒害,导致心中没有法律意识、国家意识。”

采访结束时,居来提告诉环环(ID:huanqiu-com),他很怀念小时候那种生活。

不堪回首的往事:极端思想胁迫的南疆

环环(ID:huanqiu-com)在培训中心采访时发现,因感染传播宗教极端思想而失足的案例在这里非常普遍:麦尔耶木古丽•买买提出生在宗教极端思想家庭,她的奶奶要求她在高中毕业后投靠在麦加经商的父亲学习宗教知识,在那里,麦尔耶木古丽嫁给了她口中“宗教思想极端到变态”的丈夫:她的丈夫要求她即使在家里也要穿长袍、戴头巾,还严禁她出门,甚至不允许她的父母来探望。奶奶去世后,麦尔耶木古丽因为不能在葬礼上哭而长时间抑郁。一次,她实在忍不住去探望病倒的父亲,结果被丈夫指责是思想上的“异教徒”。最终,麦尔耶木古丽与丈夫离婚,回到了中国。

然而,在境外的遭遇并没有让麦尔耶木古丽意识到宗教极端思想的危害,由于去过阿拉伯国家,麦尔耶木古丽认为自己“得到了周围人的尊重”,她开始干涉他人吸烟、喝酒、自己也穿着象征宗教极端思想的服饰,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将原本不堪的经历描述得极其美妙,“明知道那边男权女奴现象很严重,很多人打着宗教的旗号做一些不堪的事,而且各个方面都不如我们的国家,但我还是告诉周围人那里是‘圣地’,很多人原本没想去,但就是被我这样的人蛊惑,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达吾提江•吐尔逊在19岁时被人灌输宗教极端思想,尽管家境不好,但他还是拒绝了汉族老板给他提供的砖房和冰箱,因为他认为老板是“异教徒”,由于不愿干活,又与汉族同事关系不好,就辞职在家待业,完全按照宗教极端思想的要求生活,还干预其他人世俗化的生活,并向他们传播宗教极端思想。没有了经济来源,妻子难免发牢骚,达吾提江却觉得“妻子是丈夫的附属,必须绝对服从自己”,常常殴打妻子。

“仅仅七八年前,喀什地区街头还常看到穿蒙面罩袍的女性”。这是环环(ID:huanqiu-com)在采访时听到过很多次的话。买迪娜•艾克拜尔曾在北京某高校学习舞蹈,2015年,她回到乌鲁木齐学习三个月的维吾尔舞蹈,在此期间,并非出身宗教极端家庭的她被室友灌输“不守教义就会下地狱”之类的话,“听着很可怕,像鬼片一样,那些年我回家乡穿着T恤走在路上,都有人指指点点,甚至喊我‘异教徒’!”在这样的灌输下,买迪娜成天怀疑自己是不是吃了不清真的东西,甚至连牙膏都要买“清真”的。“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太傻了。”

23日,喀什老城,在街角聊天的家庭主妇们

23日早晨,喀什老城的居民在逗孩子玩

正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近日在就新疆反恐维稳情况及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答记者问时所谈到的,南疆四地州过去受恐怖主义危害较大,受宗教极端主义渗透干扰严重,部分群众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能力较弱,法治意识淡薄,法律知识贫乏,职业技能不强,就业困难,导致该地区生产生活的物质基础薄弱,容易受到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教唆和胁迫。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第二章第九条列明了15种极端化表现,包括“泛化清真概念,将清真概念扩大到清真食品领域之外的其他领域,借不清真之名排斥、干预他人世俗生活”、“自己或强迫他人穿戴蒙面罩袍、佩戴极端化标志”等。环环(ID:huanqiu-com)得知,培训中心所有学员,在来这里前都有这些表现。

喀什地区职业技能培训教育服务管理局副局长阿卜杜艾尼•托合提在接受环环(ID:huanqiu-com)采访时说,宗教极端思想会危害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最终会导致暴恐行为,“这是毋庸置疑的,这就是事实。”

从旅游到就业,去极端化惠及一切

新疆依法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以来,去极端化所产生的效果已惠及百姓日常生活的边边角角。23日早晨,喀什古城开门仪式的表演还没有开始,但门前等候的游客却丝毫没有烦躁,他们正忙着跟当地维吾尔族群众一起跳舞,一些刚开始举着手机录像的内地大妈难免技痒,纷纷下场跳起了“新疆广场舞”。

23日早晨,喀什古城正在举行每日例行的入城仪式表演

23日早晨,喀什古城正在举行每日例行的入城仪式表演,这也是游客最感兴趣的项目之一

22日,喀什市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在表演自编自导的节目

喀什老城街景

笑脸和问候是喀什街头的主旋律,卖干果的摊位前,不管你买不买,当地老乡都会热情的拉你品尝。环环(ID:huanqiu-com)来到一家卖民族特色帽子的店里,还未开口,老店主就拿了一顶帽子戴在环环头上:“巴郎子(小伙子),试试!”店主告诉环环,今年内地游客来的多,他的生意明显比往年好。

23日,喀什老城的帽子店,店主说,游客多了,今年的生意比往年好得多

23日,喀什古城弹奏都塔尔的老人

23日,喀什老城的吾斯塘博依百年老茶馆,两名歌者边弹边唱

23日早晨,喀什古城刚刚开张的店铺

根据喀什市旅游局的统计,2018年前九个月,喀什接待游客数达到414.9万人次,旅游收入281661.8万元,同比增长28.4%和45.6%;其中接待境外游客16919人次,外汇收入1691.9万元。更让人鼓舞的是,这种良好的势头正呈现加速增长的趋势:根据2018年9月的数据,到喀什游客77.5万人次,旅游收入达到59374.5万元,同比增长55%和75%,远远超过了前九个月的增长幅度。

23日,喀什老城的吾斯塘博依老茶馆里聊天的茶客

22日,乃则尔巴格乡前进村的一户村民院落

22日,乃则尔巴格乡前进村的一位老人给记者看她的鲜花

22日,是乃则尔巴格镇的阿布都內比•阿不都热西提从培训中心结业11天,环环(ID:huanqiu-com)来到他的家里,这是一座经典的维吾尔族院落,院角靠窗的土炕方桌上,一台收音机正在放着普通话新闻。阿不都内比说,自己现在普通话水平、法律意识和专业技能都有了很大提高。在他的家人看来,阿不都内比最直观的改变是在家的表现,“以前,他很大男子主义,在家从不干家务,现在一大早起来就开始打扫卫生。”

喀什市北部产业园一家服装工厂的缝纫车间

去极端化带来的改变还体现在女性地位的提升和当地群众的就业上。22日,喀什经济开发区北部产业园区一家服装厂的女工们正在缝纫机前专注工作,机器有节奏的快速运转声却让人感觉整个车间都在奔跑。公司董事长李慧君将企业带到喀什已有三年多,她亲眼看到去极端化让员工重生的过程:“刚来的时候,很多员工不会普通话,沟通很困难。她们的丈夫不允许她们出来工作,认为女人就该呆在家里,很多女工晚上回到家都会挨打。”

22日,喀什市北部产业园一家服装厂内,女工正在专注工作

在培训过程中,由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到学习法律知识,再到学习职业技能的正向进阶,让这些员工的极端化思想被彻底清除。更让李慧君高兴的是,女工们的竞争意识已经慢慢起来了:“以前她们觉得吃2块钱的馕就满足了,现在完全不一样,这个月干得好拿5000,下个月拿4000就不高兴了。”李慧君说,公司的平均工资水平大概两三千元,熟练的员工拿5000多不成问题。“有了钱,员工可以买自己喜欢的衣服,有钱给老人治病,很多中层干部都有了自己的股份,他们真正把这儿当成自己的企业来经营。”

[转载]环球网


上一篇:
下一篇:
人才中心
微信公众号
德胜门大讲堂
微信公众号